和硕| 长沙| 砀山| 长乐| 长子| 宁武| 麦盖提| 察哈尔右翼中旗| 临沭| 大名| 剑阁| 汉寿| 临猗| 天门| 鄢陵| 定南| 吉县| 蒲县| 尚志| 阎良| 李沧| 云南| 东兴| 江达| 来宾| 那曲| 上犹| 缙云| 原平| 兖州| 乌拉特前旗| 嘉黎| 乡宁| 浚县| 佛坪| 晋宁| 南汇| 盐源| 沿滩| 攸县| 色达| 景德镇| 通辽| 萍乡| 昂仁| 陆河| 横峰| 连城| 辽源| 全椒| 让胡路| 福山| 乐陵| 岗巴| 肃宁| 沙湾| 大方| 石屏| 永定| 竹溪| 河池| 郸城| 鹰潭| 南昌县| 阿克塞| 孙吴| 鄂温克族自治旗| 特克斯| 汶川| 寒亭| 临朐| 靖安| 民勤| 长岭| 从化| 谢通门| 乌拉特后旗| 察哈尔右翼前旗| 施甸| 温泉| 堆龙德庆| 八公山| 法库| 宁都| 纳雍| 连州| 察哈尔右翼中旗| 安顺| 平原| 邕宁| 开平| 呼伦贝尔| 广宗| 栾城| 密云| 四会| 珊瑚岛| 繁昌| 社旗| 独山子| 双阳| 冠县| 库尔勒| 高雄市| 沈阳| 齐齐哈尔| 沽源| 措勤| 宜秀| 伽师| 丹东| 乐陵| 旬邑| 藁城| 洛扎| 舟曲| 友谊| 盐池| 云梦| 岳池| 遵化| 依安| 宁南| 定远| 玉门| 大同区| 颍上| 阳信| 定安| 加格达奇| 陆丰| 本溪市| 甘棠镇| 潼南| 黄山市| 德格| 大安| 永吉| 正定| 清河门| 岫岩| 合水| 郾城| 合水| 福鼎| 正宁| 偏关| 阿荣旗| 武穴| 相城| 赤水| 儋州| 大同市| 凯里| 荣成| 庆元| 富民| 星子| 平度| 岱岳| 惠州| 濮阳| 淅川| 大邑| 潞城| 柳河| 嘉义市| 灌阳| 阳信| 马关| 磴口| 八公山| 乐至| 徐州| 邹城| 梅州| 南汇| 雅安| 平遥| 武邑| 零陵| 南城| 临江| 张家口| 神木| 新丰| 襄城| 务川| 八宿| 庄河| 霍邱| 华宁| 合川| 裕民| 临漳| 故城| 开远| 黟县| 阿勒泰| 阳高| 元江| 潮南| 安多| 绍兴县| 眉县| 浙江| 合肥| 名山| 岚皋| 平湖| 沾化| 福建| 宝兴| 苏尼特左旗| 毕节| 东乡| 铁山港| 兴国| 白银| 佛坪| 宜章| 屯昌| 新竹市| 准格尔旗| 三都| 江夏| 武冈| 会宁| 和平| 普陀| 宜君| 合阳| 曲麻莱| 耿马| 昌黎| 铁山| 新邱| 文昌| 涉县| 富蕴| 新乐| 广丰| 桐柏| 吉安市| 济源| 让胡路| 献县| 石河子| 武隆| 龙南| 惠民| 慈利| 绥中| 西青| 涞源| 台湾| 肥东| 马龙| 黔江| 承德市| 海门| 资源| 武隆| 丽水| 威尼斯人注册
搜 索
字号:
《报章里的改革史》让知识分子入党,告别一个时代之痛
发表时间:2018-12-15 10:19来源:中新网广西

摘要提示:在20世纪80年代,由于“左”的思想影响尚未彻底消除,知识分子入党难,依然是一个时代的问题,困扰着那些长期追随党、要求加入党而不能的优秀知识分子。 今天,知识分子作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政治定位早已深入人心。秉持“党的初心即我心”信念,新时代的中国知识分子积极投身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宏伟事业中。2018-12-15,习近平总书记在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强调:“知识分子工作是党的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切实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充分信任知识分子,努力为广大知识分子工作学习生活创造更好条件。”

      ◎叶 辉

      2018-12-15,《光明日报》二版刊发报道《地主家庭出身的教师龚福永入党记》。

      报道中的主人翁龚福永,1957年高中毕业,回到家乡重庆市巴县曾家公社的学校教书。

      他带领学生开荒种地,实行勤工俭学、半农半读。在他的努力下,到1971年,先锋大队的所有儿童都免费入学,普及了初中教育。龚福永一心扑到办学上,社员们都称赞他,1977年推选他出席了县里召开的教师代表大会。他有入党的愿望,但一想到自己的出身不好,就犹豫起来。粉碎“四人帮”后,他才鼓起勇气,提出了入党申请。

      但是,当地公社党委一直拒绝其入党。此事引起了市委书记丁长河的关注,他多次指示有关部门关心龚福永的入党问题,但最后都被公社党委卡住。丁长河找到巴县文教局局长敦促此事,局长也感到无奈,虽然公社党委对龚福永的先进事迹并无异议,但部分党委成员坚持认为,发展像龚福永这样地主家庭出身、又在本乡本土工作的教师入党,建国以来还没有“先例”,需要“看一看”再说。经过反复做工作,曾家公社党委才勉强同意批准龚福永为中共预备党员。

      龚福永的经历,是当时知识分子入党难的一个缩影。

      不要说像龚福永这样的基层普通教师,即使是著名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功臣王淦昌,追求入党的历程,也长达半个世纪,直到72岁才得以解决。

      著名作家从维熙,从年轻时就追求党,但他的入党之路也是漫长而曲折。《光明日报》2018-12-15一版头条刊发他入党的报道时,配发的评论题目是《堂堂正气》。

      知识分子入党难,曾是一个时代之痛。作为“团结、帮助、改造”的对象,建国后每次政治运动中,知识分子总是首当其冲受打击排挤。到了“文革”期间,知识分子更是成为整个社会歧视的“臭老九”。在这样的背景下,知识分子要想入党十分不易。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据统计,从1978年至1988年的十年间,党和政府出台了有关知识分子的文件600多个,党中央在政治上明确了“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成为新时期知识分子政策的核心。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一个最有力的表现就是:让知识分子入党。

      解决知识分子入党难问题,首先要突破出身问题的障碍。2018-12-15,中共中央下发《关于地主富农分子摘帽问题和地富子女成分问题的决定》,为所有地富分子摘帽,使他们在入学、招工、参军、入党和分配工作等方面不再受到歧视。由此,党的大门开始向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的知识分子敞开。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光明日报》敏锐地推出了“龚福永入党记”报道。

      但是,对知识分子的歧视与偏见并非短期内能得到彻底纠正。很多追求进步的优秀的知识分子继续被拒在党的大门之外。

      栾茀,一个追求党达30多年的优秀知识分子。2018-12-15,《光明日报》刊发的人物通讯《追求》在写到栾茀卧病住院期间,太原工学院化工系党总支书记王玲去探望他时,有这样一段动人的描写:

      突然,王玲吃惊地住了嘴,因为栾茀冰凉而颤抖的手抓住了王玲的手腕,同时,他的两片嘴唇抖得像孩子一样,只有伤心欲绝的人才会有这种表情。

      “老王,来不及了。”他呜咽着。

      “什么来不及了?”

      “我活着,来不及做一个党员了。我要求过多次,党说要接受长期考验。来不及了,再考验也只有两个月了。”

      “是党,给了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以理想和信仰,我多么希望能在党旗下宣誓。我死后,请求组织上审查我的历史和全部工作,我总算追随共产党三十年……”

      这个虔诚的“遗愿”,像一团烈火,烘烤着大家的胸膛。化工系的教师们怎能忘记,在“牛棚”里关了四年的栾茀,上午刚宣布“解脱”,晚上,就给党支部送来了第六份入党申请书!

      山西省委书记王大任得知栾茀的事迹后,激动地说:“如果我们每个党员,都像栾茀同志那样……”在他看来,栾茀不但够得上党员的要求,并且还可以成为党员中的佼佼者。

      令人欣慰的是,在上级党组织的关怀下,栾茀临终前被突击批准入党。

      栾茀还算是幸运的。还有很多追求进步的知识分子毕生未能如愿进入党的怀抱!

      为什么不能让优秀的知识分子尽早加入党组织?一个重要症结在于“左”的思想作祟。这些知识分子就因为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接受的是旧社会的教育,便被拒绝于工人阶级队伍之外,不能成为真正的“同志”。

      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时代氛围下,党内一大批领导干部已经意识到吸收知识分子加入党组织的重要作用,他们主动了解长期追随党、要求加入党而不能的优秀知识分子的情况,并为解决他们的入党问题上下奔走,左右协调。除了重庆市委书记丁长河对普通教师龚福永入党问题的关注、山西省委书记王大任对栾茀的赞赏,鸟类专家赵正阶的入党问题也在吉林省委书记刘敬之的过问下得以圆满解决。

      即便如此,解决知识分子入党难问题仍不是一蹴而就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一些单位领导班子仍被一些“左”的思想根深蒂固、顽固抗拒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央路线的人所把持,导致在这些单位,像赵正阶这样的知识分子在政治上受歧视,工作上受刁难,入党更是“难于上青天”。

      《光明日报》的报道锋芒直指阻碍知识分子入党的一些领导干部。2018-12-15,《光明日报》一版头条刊出关于河北邯郸市峰峰矿区党支部书记陈庆坤违规阻挠知识分子入党被上级处理的消息:《违背党的组织原则 进行非组织活动 陈庆坤阻挠知识分子入党被撤销党内职务》,并针对陈庆坤现象配发评论《来自“小国之君”的阻力必须排除》。

      2018-12-15,《光明日报》一版刊登《全国优秀班主任毛蓓蕾为何入不了党?》一文,报道了上海市虹口区58岁的全国优秀教师毛蓓蕾的遭遇。毛蓓蕾十多次书面提出入党申请,学校党支部全体通过了她的入党申请,但区委组织部却以毛蓓蕾邻居的毫无根据的流言为由,一直不批准。光明日报抓住这一典型案例曝光,3月30日在一版头条刊发社论《切实解决知识分子入党难问题》,社论一针见血地指出:知识分子入党难问题的症结在于“左”的思想作祟。在舆论监督的强大作用下,毛蓓蕾的入党问题终获解决。6月17日,《光明日报》一版刊出报道《毛蓓蕾被批准入党了》。

      2018-12-15,《光明日报》一版刊发消息《北京邮电学院副教授彭道儒发明奖被压事件得到解决》,并配发短评,报道详细介绍了彭道儒长期受压制,三十多年要求入党而不得的经历。6月24日,报纸又在一版开辟“从彭道儒被压制事件中吸取什么教训?”专栏,进行连续报道。不久,邮电部举行授奖大会,彭道儒被晋升两级工资,获奖金1万元,他的入党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从《光明日报》的上述报道可以看出,解决知识分子入党难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只有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观念深入人心,形成氛围,只有把对知识分子的偏见彻底地从人们头脑中祛除出去,知识分子入党难问题才能真正解决。作为党中央团结和联系知识分子的纽带和桥梁,光明日报为解决知识分子入党难鼓与呼的报道贯穿整个20世纪80年代。

      旧报章

重在表现政策的胜利

——地主家庭出身的教师龚福永入党记

◎李维中

      龚福永一九五七年高中毕业后,回到家乡重庆市巴县曾家公社,先后在好几个乡的学校教书。他带领学生开荒种地,实行勤工俭学、半农半读。到一九七一年,先锋大队的所有儿童都免费入学,在山村普及了初中教育。龚福永一心扑到办学上,四十岁了,还没有结婚。社员们都称赞他,一九七七年推选他出席了县里召开的教师代表大会。可是,由于龚福永出身于地主家庭,长期入不了党。有一年,重庆第二师范学校的教师带着学生到先锋大队学校参观,在学校住了一个星期。欢送会上,第二师范学校的一个学生代表讲话,表示要像龚老师那样,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这话,触动了龚福永的心事,眼泪不禁夺眶而出。坐在旁边的一位教师悄悄问他:“龚老师,你怎么啦?”“没有,没有什么。”龚福永摇摇头,强作笑颜。那位同学讲完,他和大家一起鼓掌,但心里却很不平静。他回乡近二十年了,吃在学校,睡在学校,忙在学校。他有入党的愿望,但一想到自己的出身不好,就犹豫起来。粉碎“四人帮”后,他才鼓起勇气,提出了入党申请。

      一天,市委书记丁长河同志一行人从公社出发,沿着十多里蜿蜒崎岖的山路,步行来到学校参观,只见教室整洁清爽,地里种的黄栀子、一见喜、杜仲等中药材碧绿茂盛。丁长河同志详细地询问了学校的发展情况和今后的打算,并对如何进一步办好学校提了一些建议。丁长河同志像一个老朋友那样,亲切地对龚福永说:“听说你还有些顾虑,怕有人看不起你,现在这些顾虑还有没有呀?党的政策是重在表现嘛,我看大队和社员们都支持你。”这些话使龚福永受到很大鼓舞,激动得热泪盈眶。

      在返回公社的路上,丁长河同志问公社党委负责同志:“先锋大队学校有几个党员?”回答是一个也没有,学校由龚福永负责,校长由大队党支部书记兼着。丁长河同志说:“龚福永这样好的教师,可以抓紧培养嘛。”

      市委书记丁长河尽管工作千头万绪,都常常惦记着龚福永的入党问题。他多次询问,得到的回答总是:本人已经提出书面申请,发展入党,还得经过“长期考验”。

      去年七月,在成都召开的全省教育工作会议上,丁长河找到巴县文教局局长,又一次问起龚福永的入党问题。

      文教局长说:曾家公社中小学党支部已经讨论通过龚福永入党,让他填了入党志愿书,可是材料报到公社党委却“卡壳”了。公社党委对龚福永的先进事迹并无异议,只是有的同志坚持认为,发展像龚福永这样的地主家庭出身、又在本乡本土工作的教师入党,建国以来,还没有“先例”,需要“看一看”再说。

      丁长河同志笑了起来,说:“什么事都要等有了先例才办,社会怎能发展?发展龚福永这样的同志入了党,创了先例,就会有第二、第三例。”

      这次会后不久,丁长河同志在听取市委组织部门关于在全市知识分子中发展党员的情况汇报时又插话说:“在知识分子中发展党员,要抓典型,重在表现的政策不能只是在嘴上说说,一定要有行动。龚福永的入党问题,我问过好几次了,听说还没有解决,原因究竟在哪里?可以去调查一下。”

      根据市委的指示,市委组织部会同巴县县委组织部、县文教局、虎溪区委的同志来到曾家公社,对龚福永入党的问题进行调查。调查组来到龚福永住家所在的竹林大队,大队党支部书记称赞龚福永说:“我们好些党员同志不如他呢,咋个不够党员条件呢?这样好的同志已经考验二十年了,还要考验到啥时候呵!”调查组回到公社,公社党委对发展龚福永入党仍然有意见分歧,有的同志死抠住龚福永是地主家庭出身,不同意发展。调查工作结束,一份题为《像龚福永这样的教师可不可以入党》的调查报告送到了已经担任了市委第一书记的丁长河同志的案头。丁长河同志在报告上作了批示:“要重在政治表现”。调查组再次来到曾家公社,同公社的党委成员交换意见。有人说:“公社那么多贫下中农子女,为啥不发展入党,偏偏要发展龚福永那样的地主子女?”“龚福永每月还拿五元钱给他的地主母亲,这是阶级界限不清”。调查组针对这种思想耐心地讲政策,讲四个现代化对教育的要求,说得有些同志思想开了窍,终于统一了思想认识,同意发展龚福永入党。去年十月,龚福永被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出席了重庆市的教育工作会议,在会上被命名为模范教育工作者,后来又担任了先锋大队学校的副校长。先锋大队学校也被评为全市教育战线的先进单位之一。

(原载《光明日报》,1979年11月8 日)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报章里的改革史》,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
唐家口金堂里 深南市场 大学路社区 琼州道 百矿
马鞍山市 云山 交通学校南区 星华村 阔斯特克乡
斗地主技巧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热带风情 澳门大富豪赌博注册 澳门拉斯维加斯赌博
魔法罐刮刮乐 网络真实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宝马会官网
分分彩下注技巧 澳门葡京注册 真钱牛牛 澳门大富豪赌场 网上澳门赌场
威尼斯人游戏平台 葡京网址 威尼斯人平台 赌球网 pt电子规律破解
克隆侠蜘蛛池 http://www.kelongchi.com/